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农业机械厂家

从天堂到地狱的陨落外资风机制造商在华留走之惑-(新闻)

2022-08-05 来源:长乐市农业机械网

从天堂到地狱的陨落 外资风机制造商在华留走之惑

   自2006年以来,我国并网风电装机以87.4%的年均增长率步步攀升,至今年6月达到5258万千瓦,已然跃升为全球第一风电大国。<br/>   然而就在装机量一路飙升的同时,曾经一统天下的外资风机制造商的市场份额却直线下滑,由最高的75%下降至10%,而取而代之的,正是中国本土的风机制造商。<br/>   甚至有人将在本土风机制造商冲击下外资的这种重大逆转,形容为从天堂到地狱的陨落。<br/>    事实上,在经历了五六年的狂飙突进后,近两年来我国乃至全球的风电行业都进入了明显的减速期,据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统计,2011年我国新增装机同比就减少了6.9%。<br/>   在产能过剩、并网受限、弃风严重、设备价格下跌、质量问题频发等诸多不利因素的冲击下,整个风机制造行业的日子都不太好,企业发展速度下降、毛利率收缩、净利润纷纷下滑。<br/>   以本土风机巨头为例,华锐风电和金风科技上半年的净利润同比分别下降了96.25%和83%。而与2009年的43家相比,2011年我国风电整机供应商已减至29家。<br/>    但显然,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外资风机制造商的境况要更为突出一些。而在各种“退出”、“收购”传闻及“瘦身”消息的渲染下,其处境之尴尬更是呼之欲出了。<br/>   是走,是留,是单打独斗,还是呼朋引伴,是摆在每一个外资风机制造商面前的大问题。<br/>    卖掉工厂苏司兰撤出中国<br/>    而内外资的这种此消彼长,最具有标志性的事件,莫过于亚洲最大的风机制造商苏司兰退出中国市场了。<br/>   就在不久前,印度风电集团苏司兰将其在中国的风机制造子公司——苏司兰能源有限公司转让给了中国电力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转让费约6000万美元,双方已经签约。苏司兰集团公司主席图希尔·坦提将之称为“针对中国市场,我们正重新制定战略。”<br/>   事实上,其中国战略的大规模调整很早就已经开始了。去年9月,以“贸易保护主义越来越严重”为由,苏司兰在中国的另一家风机子公司——德国瑞能公司宣布退出中国市场,并关闭了其在内蒙古包头的瑞能北方风电设备有限公司。<br/>    这家曾位居全球前十大风机制造商之列的企业,2007年被苏司兰收购。尽管2008年就在华竖起了其第一台风机,但在过去几年内,该公司在中国仅获得200兆瓦订单。<br/>   而早在去年初开始,苏司兰(天津)的退出传闻也不绝于耳。纵然在不断地削减雇员和降低成本,但苏司兰在中国仍然不能扭亏。<br/>   针对各种传闻,该公司曾一再声明称,绝不会退出中国市场。与此同时,该公司首次启用了华人担任中国区CEO努力争取中国市场,且尝试改变营销策略,与中国风电开发商合作,共同开发海外项目等。<br/>   但颓势难掩。其在中国市场的订单和新增装机不断下降,市场也在大幅萎缩。<br/>   根据中国风能协会的统计,2011年,该公司在中国的新增装机容量仅为96.2兆瓦,其市场排名也已然跌至20名,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仅占0.5%。<br/>    2006年进入中国市场时,该公司可谓踌躇满志。在尚未卖出一台风机时,就在天津投资6000万美元建立了占地面积25万平方米、年产能为1000兆瓦的总装厂。<br/>   但中国风电的爆发式增长,却并未成为该企业的机会。在短暂的辉煌后,其技术、机型的老化一直都被业内所诟病,而在中国风电快速发展的2010年,其中国区掌舵者缺位竟达大半年。<br/>    “前几年主要是国内风机市场供不应求,但这几年国内大批风机制造商崛起,纷纷以性价比抢占市场,而苏司兰的风机又没有太大优势,再加上这两年风电行业整体的情况都不太好,它的订单自然不理想。”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协会风能设备分会秘书长祁和生告诉记者说。<br/>   节节败退恩德欲放弃单打独斗<br/>   尽管早在1995年进入中国风能市场,并于1998年在中国建立了合资企业,生产600千瓦的风机,但这家德国风机制造商恩德公司也难逃节节败退的命运。<br/>    根据风能协会的统计,2008年,该公司在中国的新增装机容量为1 44兆瓦,占当年新增总装机的2.31%;2009年,新增111兆瓦,市场份额下滑至0.8%;而到了去年,其在中国的新增装机仅为49.5兆瓦,还不到排名第一的金风科技的七十二分之一,且连续两年新增装机都未能进入前二十名。<br/>   尽管尚未得到证实,但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由于订单不理想,苦苦支撑的恩德也一直都在裁员减压。<br/>   去年10月,该公司向中国及亚洲市场高调推出了其2.5兆瓦系列风机,并为了实现本地化,扩建了其位于银川的整机组装工厂且加大了对东营叶片厂的投资,但到目前为止其市场并不容乐观。<br/>   今年4月,该公司发布消息称,在中国获得了一笔30兆瓦的风机订单,到年底前为中国海岸地区的电站安装2.5兆瓦级的风机——而据其公开信息显示,这是今年以来恩德在中国市场获得的惟一一笔订单,而且据称该订单还来自此前的老客户。<br/>    尽管是全球最大的风力发电设备市场,但自去年以来,中国风电市场持续不景气,风机需求大幅降低,风机价格也不断下跌,整个风电制造行业都比较低迷,恩德亦是如此。<br/>   这家一路走来都不紧不慢的风机制造商,终于有些着急了。<br/>   事实上,为扩大中国市场的占有率,西门子、通用电气等风电设备企业已与中国的机械设备制造商成立了合资企业。而认为在没有伙伴的情况下难以在中国市场上生存的恩德,显然想步西门子和通用电气的后尘。<br/>   早在去年初的年度业绩发布会上,恩德就曾表示,“由于政策原因,外国企业很难单独开展业务”,而为了继续扩大在华业务,恩德将在年内在华设立合资企业。而为了在机械制造行业寻求潜在的合作伙伴,该公司还抛出了“恩德愿成立德方占股49%、享受中国本土企业待遇的合资公司,面向整个中国市场销售产品”的条件。<br/>    尽管合资之事随后没了下文,但迫切希望能在中国市场有所突破的恩德并不甘心,并于不久前再次抛出了绣球,并转向了开发商。<br/>   日前,在接受采访时,恩德公司总裁JürgenZeschky坦承,由于在中国地区的生产工厂所消耗的资金额极大,因此公司短期内需要一个投资商。<br/>    据悉,恩德公司此前正和中国一家独立建设风电站的国有电力公司谈判,双方也已于5月份完成了对对方企业的审核,但时至今日,双方尚无发布确切消息。<br/>   一再瘦身维斯塔斯或牵手三菱重工<br/>   因为财务状况堪忧,世界最大的风机制造商维斯塔斯或将牵手日本三菱重工。今年9月初双方已开始协商合作事宜。有消息称,三菱重工将向维斯塔斯注入资金,以换取其部分核心技术。<br/>    自2007年以来,全球风电产业一度成为全球增长速度最快的产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保持着近30%的高增长率。但过去几年间,金融危机及之后经济危机带来的滞后反应开始在风电产业显现。<br/>    尽管继续稳固其全球市场第一的位置,但在风电行业增速明显放缓的背景下,来自风车之国丹麦的维斯塔斯也深陷财务危机,而这也引发了种种收购传闻。故事的另一主角先后涉及中国的风电制造商华锐风电、金风科技和明阳风电等,尽管最终被证明并不属实,但维斯塔斯当前的尴尬处境可见一斑。<br/>   就在8月22日,为应对激烈竞争和市场减速,该公司宣布了今年的第二轮裁员计划,将在全球范围再裁员1400人,而早在今年1月,该公司就全球裁员2335人,其中包括中国的400个职位;6月,维斯塔斯还向中国公司天顺风能出售了其位于丹麦瓦德的风机塔筒工厂。<br/>    而在中国市场,维斯塔斯也进行了一系列的重组,不但将中国区与亚太区合并,还关闭了位于内蒙古呼和浩特的工厂,终止了千瓦级风机的生产。<br/>  随着开业三年多的呼和浩特工厂停止运营,其V52-850千瓦和V60-850千瓦风机全线停产,而850风机于2009年高调推向中国市场时,曾被称为维斯塔斯为中国市场量体裁衣的典范。据称,工厂关闭将导致300~350名员工岗位受到影响,占维斯塔斯中国员工的10%左右。<br/>   而上述维斯塔斯中国区从亚太区分出和呼和浩特工厂开业,也均在2009年。此时,该公司刚刚经历了2008年的高速增长,并取得了新增装机容量比上年增长30%、在中国累计风机数量已经达到了1500多台的好成绩;当时中国亦成为其三个最重要的、增长最快的市场。<br/>   但伴随着中国风机制造商的快速崛起,这家风机制造商的市场份额也在逐年下滑。<br/>   数据显示,2010年维斯塔斯在中国市场新增装机容量892.1兆瓦,占中国当年新增总装机的4.7%,排名第六;2011年新增装机661.9兆瓦,占中国新增总装机的3.8%,排名第八;与此同时,其累计装机份额占比也由2010年的6.5%、排名第4,下降到2011年的5.7%、排名第五。<br/>   组织构架调整也罢,业务重组也好,很显然,这家老牌风机制造商正在积极谋求转型,在风机技术之外,也将关注重点放在了解决方案及服务上。<br/>   “现在,我们也要把软实力做得更好,比如提供优质的服务,”维斯塔斯中国首席运营官郑宗功日前告诉记者说。<br/>   而这种服务,即通过长期的服务协议、持续的产品升

百度竞价排名

百度竞价账户代运营

百度竞价账户代运营

SEM竞价外包托管